中國鄉村那些老人養老怎么辦(上)

中國鄉村那些老人養老怎么辦(上)

編者按:截至2019年末,中國60歲以上的老年人超過了2.5億,其中鄉村老年人占1.3億,農村老齡化水平達22.5%。目前,鄉村養老醫療配套落后于城市,鄉村養老的物質、精神和生活狀況令人不安。而隨著勞動力向城市的單向流動,中國農村出現了一大批無人照顧的“空巢老人”,他們的生活更加艱難,甚至一度出現自殺潮,這成為妨礙鄉村振興的一個巨大社會問題。如何破題,值得我們多方關切、研究和積極解決。


作者:鄧飛? ? ? ? ? ? ? ?編輯:愛心志愿者

 

爺爺走的時候,無痛無疾。奶奶走的時候,瘦骨嶙峋,那口氣微若游絲,但一直頂在那里,生命力很頑強。我守在旁邊,悲從中來,如果我們養護得好,奶奶還可以多活一些年。

外公外婆還健在,家人們有了更多經驗。五個兒女分散各地,就讓老人留在鄉村,兒女們出錢,請兩個人照看。一有時間,兒女們就回家陪他們。

 

從集中供養到居家供養

 

每一個中國基層家庭的悲喜,都是相通的。因為奶奶,我曾對各地養老情況有一些留意。

2004年,我在廣東茂名市一小鎮調查多次掘墓盜取遺體案。真相是當地的土工佬(埋葬逝者的人)盜挖土葬遺體,送殯儀館做本鎮火化指標。中轉站就在鎮養老院。

我第一次走進傳說中的養老院。它地處偏遠,無人問津。每個老人都有一個狹小房間,一張床和一個柴火小灶。他們自己做飯,做不動的,由養老院管飯。

新中國建立后,以血親為紐結的家族崩潰,分散的家庭被編成了農村合作社,集中生產。《1956年到1967年全國農業發展綱要》提出:“農業合作社對于社內缺乏勞動力、生活沒有依靠的鰥寡孤獨的社員,應當統一籌劃……在生活上給予適當照顧,做到保吃、保穿、保燒(燃料)、保教(兒童和少年)、保葬,使他們生養死葬都有指靠。”

享受“五保”的家庭稱為“五保戶”,形成獨具中國特色的農村五保供養制度的雛形。

當時,各地相繼興辦敬老院,集中供養部分五保對象。1994年,國務院頒發《農村五保供養工作條例》,規定五保供養內容是“保吃、保穿、保住、保醫、保葬(孤兒保教)”,供養標準為當地村民一般生活水平,所需經費和實物,從村提留或者鄉統籌費中列支。

1997年,民政部頒布《農村敬老院管理暫行辦法》,規范了農村敬老院建設、管理和供養服務。

2000年以來,中國取消農業稅及附加后,供養經費主要從上級財政轉移支付和地方各級財政預算中安排。

但更多中國人更認可居家養老。在他們看來,只有家庭失敗或走投無路的老人才會進鄉村養老院。

年邁的外公

 

中國鄉村重病老人的悲慘結局

 

1990年代,中國鄉村迎來千年未有大變局。優先發展東部沿海和城鎮化等戰略,強力汲取中國各地鄉村勞動力。一夜之間,兒女們都進了城,作為社會細胞的家庭進一步分崩離析。

一部分老人選擇進城,投靠兒女,繼續含辛茹苦。一部分老人留在鄉村,成為“空巢老人”,比例一度高達30.77%。還有一部分老人在鄉村和子女生活,但遭遇新的挑戰——他們不能生病,否則就是大問題。

眾所周知,一些鄉村因為多年施用農藥化肥的累積,重化企業進入鄉村,直接污染空氣、土地和水源,導致惡疾爆發。2013年《衛生計生統計年鑒》稱,惡性腫瘤、腦血管病、心臟病與呼吸系統疾病是造成農村居民疾病死亡原因的前四位。

2020年,中國新發生癌癥人數為457萬人,占全球癌癥新發生病例的23.7%;因癌癥死亡為300萬人,占全球死亡人數高達30%

另一方面,鄉村居民缺乏醫療常識和健康教育的認知,沒有定期做體檢的習慣,往往小病熬成了中病,最后拖成大病。

而到了重病階段,那就意味著要花很多錢——老人們往往會拒絕治療,一些鄉村老人采取了極端自殺。

2007年,《中國新聞周刊》記者劉彥曝光了湖南華容縣錢糧湖農場多位老人服毒自殺,令人震撼。次年,鄉村老人自殺悲劇被進一步撕開。武漢大學社會學系講師劉燕舞調研湖北、山東、江蘇、山西、河南、貴州等11個省份40多個村莊,愕然發現農村老人的自殺現象“已經嚴重到觸目驚心的地步”。

鄉村老人患病后為何較多選擇自殺?劉燕舞告訴《中國青年報》,農村老人自殺最主要的原因是生存困難,其次是不堪病痛折磨,之后是情感問題。

這似乎是中國鄉民的宿命。華中科技大學中國鄉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賀雪峰將鄉村老人自殺歸因為“代際剝削”——自殺的老人們年輕時“死奔”(干活干到死),給孩子蓋房、娶媳婦、看孩子,一旦完成“人生任務”,喪失勞動能力,無論是物質或情感上,得到的反饋卻少得可憐。

“被榨干所有價值后,老人就變得好像一無是處,只能等死。”賀雪峰對《中國青年報》嘆喟。“代際剝削”和農村老年人自殺直接相關,特別是江漢平原、洞庭湖平原、以及長江中下游地區,尤為突出明顯。

 

解決鄉村老人非正常死亡的三大對策

 

要減少鄉村老人非正常死亡,劉燕舞說要解決三個問題:不餓死,不病死,不寂寞死。

這是一個淺顯易懂的道理,只是這些事,誰來做?

1980年代,國家不堪人口爆炸,推行計劃生育,一些地方政府打出“只生一個好,國家來養老”等誘人口號。但政府只能做基本面的公共服務,為鄉村居民搭建一個更公平的養老醫保體系,并通過養老院繼續兜底鄉村最困難老人。

資料顯示,截至2018年,中國鄉鎮32527個,村委會54.2萬個,有鄉鎮農村敬老院1.8萬所,互助機構不足11萬個,覆蓋率分別為55%和20%。而中國鄉鎮、鄉村60歲老年人占總人口的比重分別為14.53%和18.47%。

一直有呼吁稱政府需要持續加大鄉村養老的投入,增加醫療衛生機構、老年活動中心等,善養鄉村老人。(未完待續)

 

后記:

愛心基金會衷心感謝來自美中兩國愛心人士與志愿者的無私捐助和奉獻支持。

愛心基金會享有美國聯邦政府501(c)(3)免稅待遇和美國聯邦政府聯合捐款(CFC # 10769),如您有意支持中國農村的愛心助學和健康教育,中美文化交流及生態環保、可持續發展項目等,愛心基金會將全力助您達成心愿。

 

如欲了解愛心基金會,請瀏覽愛心網頁: www.www.maacstudio.com

如欲聯系愛心基金會,可Email: aixinfund@gmail.com

或致電Tel: (202)-321-8558 張伊立博士 / (301)-529-9419 高放先生

 

您的善款支票可寄往:

AiXin Foundation,Inc., 13621 Valley Oak Circle, Rockville, MD 20850